天津贵金属回收网—金,银,钯,铂,铑,
镍等贵金属的废料废水废渣回收提炼。

【抗疫】本报记者疫区日记(9)

导读: 今日立春,又一个四季的轮回。

日记九  2月4日


立春了,梦中的花开,应该已在路上


今日立春,又一个四季的轮回。


在这个轮回的开始,阳光依旧灿烂。早上起来,看见满院的春阳,金光闪烁,忧伤的心里忽然就多了一份欣喜。从回来的那天起,坏消息让人一惊一乍,除了门前屋后转转,基本哪儿也没去,窝在家里的日子,阴雨居多,难得几个晴天。有阳光,忽然就有温暖,心里也就多了一分希望。


听老支书说,大王镇确诊的两个病例相继痊愈出院,没有比这更让人高兴的消息了。村里的防控措施依旧,远在新加坡的发小胡海平想看看中庄铺的街景,上午又到街上去了一趟,拍了几张照片发给他。看完了他感叹:“空无一人啊!


是的,确实是空无一人。确诊的两例虽然出院了,但是有接触的人员依旧还在潜伏期内,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冒出一个新的病例。这几天每天狂飙的确诊人数,让乡村里朴实的百姓心里莫名地发紧,只要能把病毒挡在门外,他们觉得什么措施都不过分。那些高高在上的冷静分析人性卑劣的人们,也许并没有真正了解底层百姓心中对未知的恐惧和无助。昨天我说小鬼子的脑袋被驴子踢了,说句实在话,我们很多的所谓精英们的脑袋,应该是被小鬼子踢了。在非常时期,能保住自己不给国家添麻烦,就是最大的贡献。


大王镇在下刘村附近建了一个隔离点,预备着隔离镇里有新发现的发热病人,遭到村民的强烈反对,据说发生了冲突。糊涂啊,我的乡亲们。非常时期,只要有利于疫情防控的一切措施,即使会损害我们一村一户的利益,我们也应该全力支持。这些措施只会对整个疫情防控有益,只有整个区域没有疫情发生,我们才是安全的,不然,一村一户,又如何独善其身?


同学群里转发一条消息,汉口北批发城的业主们联名请愿,愿意将几万间水电全通的空置商铺捐出来,建成临时医院或隔离所,为武汉解难,看的我眼睛蒙蒙的。国家有难,乃见真情,草莽中自有英雄在。中华民族历经磨难而屹立不倒,靠的就是这种危难关头同舟共济的精神。


跟老母亲讲今天武汉的疫情报告,老人家静静地听着。反复确认了那些触目惊心的数字,老人家悠悠叹了一口气:“这么多!”长久的沉默之后,她说,“要是能替换就好了,把生病的全换成我们这些老人就好了!”我紧抿着嘴,掩面而出。


来到小院子里,我抬头看着门口的老树,阳光下,老树依旧散发着神性的光辉,枝叶婆娑间,叽叽喳喳的鸟鸣声声入耳,我想起屈原的

电子元器件回收

诗句:“长太息以掩涕兮,哀民生之多艰!”空气中流动着无声的莫名情绪,脑袋嗡嗡的,忽然有骂人的冲动。


庚子鼠年的立春,就在这样的环境中来临。阳光灿烂,温暖中却带着莫名的忧伤。武汉的朋友告诉我,他们单元发现了一个疑似病例,坐在家里,感觉要生病了,心慌,胸闷。我只能天南海北古往今来地开解,虽然自己也觉得那些语言听着无力而乏味,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。但是除此,我不知道,我还能说些什么。我总不能跟他说“春之言蠢也,物蠢而生”吧?总不能跟他说春是“蠢蠢欲动”吧?


这一个立春日,喜忧参半,滋味悠长。多年以后,当我们再忆起这个庚子鼠年的立春日,定然有着不一样的感悟。从来,没有一个立春日,这般寂静,这般无奈,这般苦涩而难言。


立春了,梦中的花开,应该已经在路上。我想迎着花丛走去,就在这个春天。但愿,一切灾难都尽快过去,赏花的日子早日到来。



 

赞(0)
欢迎转载文章请注明文章出处:天津贵金属回收 » 【抗疫】本报记者疫区日记(9)
分享到: 更多 (0)

天津贵金属回收 专业可靠 自有工厂